新聞動態
“血鉛事件”頻發 環保部掀“肅鉛”風暴

8月初,陜西鳳翔爆出數百名兒童血液中鉛含量超標,這引起社會對于重金屬行業污染情況的廣泛關注。隨后,湖南武岡和云南昆明相繼爆出“血鉛事件”,事態進一步升級。

9月2日,環境?;げ吭諫攣髡倏亟鶚粑廴痙樂喂ぷ骰嵋?,研究重金屬污染防治工作?;肪潮;げ坎砍ぶ萇屯嘎?,環境?;げ空諢嵬⒄垢母鏤?、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國土資源部、農業部、衛生部等部門,抓緊制定《重金屬污染綜合整治實施方案》。

9月4日,陜西省環保廳宣傳教育處副處長徐剛對本報記者表示,“血鉛”事件后,當地環保部門正對全省重金屬產業進行排查,“環境與人體健康,將列為企業環境評價的重要因素”。

湖南省環保廳新聞科黃亮兵則表示,湖南省的重金屬排查已快完成,“具體的處理方案草案已經出臺”,不過,其拒絕透露處理方案的具體情況。

“尷尬”的監管

“以后涉及到劇毒的、重化工的、重金屬的企業,在做環境影響評價時,不僅要做生態環境的評價,還要加上環境與健康的評價?!斃旄氈硎?,9月2日的全國重金屬污染防治工作會議,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會上宣讀的《〈重金屬污染綜合整治實施方案〉草案》的第20條。

在徐剛看來,隨著環保新政的出臺,陜西省的重金屬污染的防治將減少一些“尷尬”。

徐剛所指的尷尬是指,“血鉛”事件中,外界對陜西環保的誤解,“‘血鉛’事件并不是因為我們的環保監控失職造成的”。

據徐剛介紹,引發“血鉛”事件的企業東嶺冶煉公司,是陜西省環保廳國控單位(即環保部國控重點污染源),“我們對東嶺冶煉公司實行電子實時監控,事實上,它有亞洲最先進的鉛冶煉設備,其環保情況一直合乎各方面標準”。

不過,由于企業環保標準與人的健康標準存在巨大差異,“達標的企業,也難以避免對人造成危難”。

以鉛為例,人體標準是以微克/毫升血液進行測定,而企業的標準測定單位是毫克/立方米,“微克和毫克之間相差一千倍,這會帶來兩個結果的差異”。

徐剛表示,地方當然可以依據國家標準制定更嚴格的地方標準,陜西在果汁、造紙、水泥等產業皆有地方標準,“不過,這是依據當地的情況制定的,上述行業是陜西限制發展的行業”。另外,標準的制定涉及專家調研、企業現況、科技經濟水平等,“不是說制定就能制定的”。

事實上,陜西省對100家左右的國控企業和130家左右的省控企業進行實時電子監控,而上述企業占陜西省70%的排污量,“另外,對于那些沒條件裝電子監控或者規模較小的企業,我們實行人工監控”。

“血鉛”事件暴發后,陜西省開展重金屬企業的環保排查,徐剛表示,“陜西省正在準備建立應對類似‘血鉛’事件的應爭預案,以更好地處理這種事件”。

環保VS經濟

“對于不安全、不環保的項目,其對GDP的貢獻和效益再高,今后也絕不會再引進?!狽鏘柘匚榧嗆未婀笤諳蠣教寤賾Α把Α筆錄北硎?。

在徐剛看來,周生賢的名言“環保出了問題,首先要從經濟政策上找原因”,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環保問題的癥結。

據了解,中國環保實行屬地制,第一責任人為當地政府,因此“當地政府‘一把手’的重視程度,將對當地的環保情況產生重要影響”。

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發展;而?;せ肪?,同樣需要經濟發展的支持。如何讓經濟和環境協調發展,是所有中國環保部門需要考慮的問題。

環境指標和經濟指標,往往是各個地區必須同時兼顧的。

“有些時候,一個地區的環保做得很好,但經濟上差一點,在最終的排名中就比較靠后了?!痹諦旄湛蠢?,經濟投入和環保工作常常是相互制約的,而“對于中西部不發達地區而言,經濟對環境的制約更甚?!?/FONT>

基于上述情況,9月2日,環保部與陜西省人民政府簽署了“環境?;ふ鉸院獻骺蚣芐欏?,力求把經濟與環境相結合,推動陜西環保工作的全方位發展?!爸?,也有地方政府與環保部簽署合作協議,比如湖北,不過我們的協議可能要更全面一些,是一個綜合性的,包括污染防治、環保能力建設、環保宣傳教育等”。

徐剛在解釋這個“特別”的戰略合作時表示,在簽署戰略合作后,陜西省將能獲得更多的中央政府資源。

徐剛舉例稱,“比如申請一個‘國家級生態示范縣’,它有一個指標體系,里面有一個人均GDP和人均純收入的指標,整體來講,由于西部經濟在全國相對較為落后,那就很難獲得國家級生態示范縣的指標。但事實上,西部縣城生態上已經做得很好,就經濟指標不夠,在這種情況下,陜西省與環保部的戰略協議就能幫上忙,環保部將幫助陜西省申請國家級生態示范縣的城市降低經濟指標的門檻?!?/FONT>

“這可以推動我們省的縣去嘗試,過去一提經濟指標就望而生畏,大家就沒信心了,但通過這個合作,有些縣發現跳一跳也能夠得著。而有了這個目標,整個陜西省的環保工作將獲得推動?!斃旄賬?。

周生賢在評價中國的環境問題時表示,長期積累的環境矛盾尚未解決,新的環境問題不斷出現,“環保問題早于中國經濟的發展”。

但徐剛亦坦言,“新的環境政策仍然沒有辦法完全避免類似‘血鉛’事件的產生?!?/FONT>

在他看來,鑒于國內經濟水平,中國環保工作僅真正開展了10-15年,相對于國外50年以上的時間,“過程還是太短了點,做不了那么多的事情”。

整肅效應

隨著監管邏輯的改變,此前主要追求“經濟效益”的重金屬冶煉企業,必須更多地考慮“環境效應”。甚至,在新秩序下,部分企業將失去生存空間。

事實上,“血鉛”事件帶來的鉛企整治,已經引起鉛價的快速回升。而環保部即將出臺的《重金屬污染綜合整治實施方案》,無疑將進一步加大對以銅、鉛、鋅、鉻為代表的重金屬企業的整治力度。

安信證券有色金屬首席分析師衡昆對本報記者表示,此輪整治中,鉛、鋅將受較大的影響,“鉛、鋅落后產能比較多,產值也比較大,因此,對市場的影響比較明顯”。

不過一個普遍的擔心是,類似的重金屬整治年年都有發生,監管稍一寬松,那些曾被整肅的企業可能又會死灰復燃。

對此,衡昆表示,“這次的行動相比過往有些不同,很可能會對重金屬行業產生長期影響。現在,我在對鉛、鋅企業進行估值時,已經考慮了這種可能性”。